经典与时尚 作文

经典语录   站内更新 : 2020-12-12 16:03

经典与时尚 作文(一)

“经典与时尚”话题作文研讨——

经典与时尚(议论文)

毛茂

孔子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山之巍峨雄壮,千年不变,此之谓经典也;水之灵动飘逸,所在皆是,此之谓时尚也。崇尚经典者,成熟稳重、深刻沉静;追求时尚者,敏捷睿智、飘灵洒脱。经典好比右丞(阅卷人批注:当为“右军”)之书,入木三分;时尚好比太白使诗,天马行空。

对于一种文化来说,时尚是其血,而经典是其魂。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说:“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朝之骈文,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这些都是每个时代的时尚。然而,无论以何种艺术形式,文化的根源都牢牢扎根其中。正如清末学者刘熙载所说,《六经》,文之范围也;道理之家,《书》之后也;义理之家,《礼》、《易》之后也;情理之家,无出《诗》之右;事理之家,罕与《春秋》可比。自然,后世这些灵动的文学形式,将灵魂和养料带走(批注:当为“带遍”)全身,使文化这个个体有血有肉,富有生命力。《文心雕龙》说:“百家腾跃,终入环内也。”而一代代文人“不失赤子之心”,创造出的“时尚”,也正是文化长河中灿烂夺目的明珠。

然而时尚也并不光是血,它也可以造就经典。时尚之血虽然灵动飘逸,然而也不失着拙重大的境界。不断有营养积淀,充实着自己的灵魂。左思十年构思作出《三都赋》,引得洛阳纸贵。这样的时尚,即便在今天人们对“时尚”趋之若骛的社会中也是“后无来者”。汤显祖的《牡丹亭》刚刚出版时,“家传户诵,几使《西厢》减价。”试问,又有哪本畅销书可以做到?而这些都是文化的精华,是文化的蚌中的珍珠。之便是时尚造就了经典。

现代社会,出现了好多所谓的“时尚”,总结下来一句话:不分青红皂白就是“时尚”。这些“时尚”开文化的玩笑,以嘲讽经典为高明,其实不过是蜉蝣之于天地,一粟之于沧海(批注:此处先用一下韩愈“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更贴切、明确)。而追求这些时尚的人,最终只能是“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这些微不足道的、渺小得在文化面前抬不起头的小可怜虫,嘲弄历史的“时尚者”,最终必为历史所嘲弄。

时尚与经典,创造出的是优秀的文化;时尚与文化,创造出的是具有优秀文化素质的人;时尚与经典,创造出健康社会。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批注:还得有一两句话,否则即为起首的无效重复)

不变的惟有经典

李晗

那是两间小小的店面,隔着一条窄窄的街对望着,一家名为“经典小屋”,另一家名为“时尚小屋”。

一对退休的老夫妻经营着“经典小屋”。店里布置得很古香古色,仿红木的展示柜,低垂的吊灯泛着晕黄的光,角落里一台旧式唱片机咿咿呀呀地播着只有在旧上海滩才能听到的老歌金曲。“经典小屋”里卖的商品很少,靠墙是一个书架,一套精装版的“四大名著”,一套齐全的《四库全书》(批注:我很怀疑这么大的小店能不能放得下。要么第一,老夫妻在卖盗版书;第二,卖的是电子版的,这可也够时尚的了),以及一套有了些年岁的《康熙字典》,即是全部(批注:缺主语)。一旁的展示柜稀稀落落的摆着宜兴的陶器,景德镇的瓷器和名贵的景泰蓝,件件都经过精雕细琢。店里的另一边则被辟为服装区,只卖些富有民族色彩的唐装、旗袍。

这时候的“时尚小屋”是一家牛仔服专卖店,店里面的服装款款另类:磨边的有之,漆白的有之,上上下下都是洞的更是比比皆是。一帮帮打扮新潮的年轻人天天趋之若骛„„

望着对面门庭若市,老夫妻俩一点不为所动,他们依旧守着“经典小屋”,等着为数极少的客人上门„„

仿佛是印证什么,没过多久人们已不再青睐牛仔服(批注:不真实),牛仔服装也因没有客源而关了门(批注:病句)。等到再开张时,“时尚小屋”成了一家音像商店,里面充斥着周杰伦、陶喆等港台歌手的CD。高分贝的音箱一刻不停的播着震撼的摇滚乐,音箱下尽是一群追星族(批注:追星族是蚂蚁?)捧着心爱的CD如痴如醉的随音乐而起伏摇摆(批注:追星族又成了稻子?)„„

面对这种情形,老夫妻俩相视一笑,他们把玻璃的店门一关,隔去外界的一切嘈杂喧嚣,店里就是一片净土,一位老先生专心致志的正在挑选着什么„„

音像店如雨后春笋,正在这条街上一家家地冒了出来,人们热情却也一天天地降下去了。终于,“时尚小屋”又(批注:停业几次了吗?)被迫停业,经过重新整修以时尚书店的面孔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店里专卖八十年代后的作家的作品,吸引了一大批年轻的眼球(批注:修饰不妥),激烈跳动的心——店里天天人满为患„„(批注:1、至于吗;

2、怎么那么多引号?)

老夫妻俩见了并不言语什么,他们轻轻拂去《四库全书》封面上的浮尘,淡然地笑,

显得与他们卖的商品一样与世无争。

„„

日子一天天地过,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见证着“时尚小屋”的门面换了一次又一次。

经典与时尚(议论文)

王龑华

经典与时尚看似一对冤家,但其实可以化干戈为玉帛,当经典与时尚结合,那真是妙不可言。

经典是人类文化的精华,有着不随岁月的流逝而减弱的魅力。所以经典往往可以一代代地留传下去,每当被人提及,都会让人津津乐道。经典也可以是同类中的佼佼者(批注:意思不明确),无论是臆见艺术品或一个才华横溢的活生生的人。一当(批注:“一旦”)成为经典便可以名垂千古,留芳(批注:当为“流芳”)百世。

时尚是很短暂的一股潮流,它与时代紧密结合,随时会更变,但它却又很大众化,如果经典和时尚都比喻为君主,那经典就是一位不苟言笑的统治者(批注:牵强、绝对化),而时尚推行亲民政策(批注:同样不妥,见上)。它的贴近生活让人很乐意追随它,也难怪会有那么多人争做时尚先锋。

经典的不苟言笑让民众对经典既敬畏又崇拜,对于顶着“经典”光环的文化,艺术作品或人才都极力维护,不准别人向他们挑衅(批注:缺主语),歪曲抹杀(批注:逗号当改顿号)。但这种想法或做法只会让经典永远位于象牙塔的顶端,无论对错,拒绝否定就意味着抗拒进步。

时尚由于它的变化无常(往往今天流行大江南北的东西后天提起就会被嗤之以鼻:哼,老土!)(批注:此句当独立成文,并将后三字删去,否则行文突然出现不和谐音),使得它的魅力大减,在一些文人学士的眼中甚至不堪一提。其实时尚的东西也有值得称道的,至少它所拥有的追随者是经典难以望其项背的。当周杰伦的《蜗牛》入选上海市中小学生爱国歌曲时遭来非议一片,但不可以否认,时尚还是有其可取之处的。(批注:光有“理”没有议更没有例,是空洞无力的)

经典虽然长久但难以推广(批注:又显绝对化,例如李白《静夜思》中国人尽人皆知,大概其推广程度是没有任何“时尚”能比得上的)时尚虽然大众化却难以恒久(批注:亦显绝对化,许多时尚不过是早先时尚的改头换面),何不让经典与时尚互补长短,完美结合呢?让永恒与大众化结合,使经典不再高不可攀,不再神化;让时尚不再下里巴人,为

一些人所不齿(批注:那难道就非得让所有人“齿”了才行吗),让我们可以接触到真实的经典与高雅的时尚,于国于民都是一件利事。金庸的《天龙八部》入选语文读本曾引来社会舆论的长达十多天的口水占战,至今仍余波未平,其实这倒未尝不表明,作为经典的语文教材(批注:教材不宜称经典)正在逐渐吸收时尚的元素,更贴近于生活,还不是像无字天书一样神圣,让人高不可攀。(批注:此句读不懂)

亲民的经典,高雅的时尚,这才是我心中真实的经典、真实的时尚。

蓝鸢尾(小小说)

许赟

但丁说:“从我,是进入悲惨之域的道;从我,是进入永恒痛苦的道路;从我,是进入永劫人群的道路。”

——题记

我总是在背后看着他瘦削的身影以及偶尔露出的沾满色彩的手,我觉得,那很漂亮。 画室外是个繁忙脏乱的集市,主妇们吆喝着结伴去购马铃薯。而他却放下了画笔,颓废地坐在酒箱上,双手耙过不甚浓密的头发。

这是19世纪的欧洲,古典派的黑暗和学院派的精致充斥着整个画坛。对于那时的人来说,那才是流行,才是时尚。

他总是消沉的沉浸在酒精里,不可自拔。卧室里脏乱的一切映衬出我的洁净、高不可攀。可我总是心疼的看着飞舞的画笔,旋转的色彩,和那浑浊的泪。

“时尚就是经典”,那个胖乎乎的学士总是这么说,带着不可一世的神情和拙劣庸俗的画作接受人们的访问和爱戴。

而他,我的主人却总也不明白他到底在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他总是用指腹划着画上盘虬的曲线,一次又一次的重复。

洁净的清泉洗不去我浓重的哀伤,我无法想象我衰老的模样,那萎缩干皱的情景让我害怕。

画室里的作品披上尘埃,放在最阴暗的角落。他总是呆在画室里,不停地画向日葵,一幅又一幅。而我看着一片金黄的色彩在自己眼前开放,觉得很幸福。

日子就这么从指间划过,终于有一天,他把我放在案头,调起了他的色板。我不知道他在画什么,我只是在想我的灵魂在上头了(批注:改为“我只是隐约的预感到,我的灵魂将会融入到那片莫名的色彩中”)。

窗外,依旧是学院派和古典派不可一世的叫嚣。

沉睡。

当我再次醒来,(批注:加“他早已不见了踪影”一句),我发现自己被高置在豪华的展馆里,接受世人的赞叹。我发现,他们称我为“经典”,永远的时尚。

而我,(批注:加“其实”二字)只是小小的一株蓝色鸢尾,我颤抖着蓝色的花瓣,轻轻地吐出我的呓语。可是,他们不明白,世人不明白。(批注:改为“因为突然间我想起了他,那个早已上了天堂或落了地狱的人,和他那只沾满奇异色彩的绽着青筋的手。我轻轻自言自语着,然而,没有人能听懂我的呓语。也许,只有他,才能明白”)

那个我永远的主人,亲爱的梵高(批注:加“据说他是叫这个名字”),你明白吗?无论那曾经的时尚、经典是如何被世人赞颂,都是假的,只有时间才能证明一切。经典就是永远的时尚。

寻觅(散文化小说)

杨静珏

我是一只爬虫,在钢筋水泥筑造的城市夹缝里苟延残喘,城市里的每座楼房上都贴着时尚的标签,而城市中每个形形色色的人(批注:语病)也都打着时尚的旗号轰轰烈烈的招摇过市。在我的身边充斥着我听不懂的语言以及那堆积如山的商业歌曲。那种软绵绵的爱情小调只会让我一层一层的起鸡皮疙瘩,然后一边呕吐一边找洞钻进去藏身。

我抬头寻找阳光的时候,总是觉得眼前像是蒙了一层灰看不清楚。我想我可能老了。在所谓高度文明的城市中我寻寻觅觅了那么多年却一事无成,反而越来越落后。而城市却不愿等我,义无反顾的向着前方发展着。我害怕终有一天它会迷失方向,迷失在那一片慵懒、浮华与奢靡的沼泽中。可是没有人会对我这样一只卑微的爬虫感兴趣。他们正忙着追逐时尚,我听到流泪的经典在背后无奈的呼唤被喧哗淹没,我看到悲伤的经典转身离去的背影(批注:“时尚”与“经典”的出现仍显突兀,上文的铺垫力度看样子还不够)。我突然觉得生活很空虚。每个人都为着莫名其妙的东西在穿梭与忙碌,而总是忘了最能给自己带来抚慰与快乐的经典。

我趴在马路中央的时候,阳光轻轻地打下来,溅在我身上,金光闪闪,那么张扬与抢眼的色彩。可是我觉得心里隐隐作痛。我只是觉得自己很脏,还有城市里阳光浓艳而矫揉的渲染。车轮飞快地碾过,我看到眼前的流光在一串串地飞舞。车子来来往往川流不息,我却始终活着,就这样无耻地蹲在时尚的尾巴上。


分享链接 : http://www.zuowen800.com/2943897499537081/


本文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