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墨者未必黑小作文

800字   站内更新 : 2020-12-19 22:03

近墨者未必黑小作文(一)

反方(近朱者未必赤,近墨者未必黑):

鲁迅先生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鲁迅先生出生在一个封建地主家庭,但他在少年时代就非常同情劳动人民,而没有像其他有钱人那样欺压人民。成年后他以笔代枪深刻地偈露了封建社会的丑恶面目。

古语有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不禁让人产生疑问;这些变赤变黑的都是什么样的人?会是高风亮节,立志报国的人吗?会是志在千里,矢志不渝的人吗?又会是坚持本心,超凡脱俗的人吗?当然都不会是!

从古至今,近墨而黑者有之,而近墨不黑者也不乏其人。汉代的李陵、苏武,同是汉官,面对匈奴的高官厚禄的利诱,李陵动摇了,最终身败名裂;苏武坚贞不屈,宁肯茹毛饮血,誓死不同流合污,从而流芳千古。在近代,我国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学家、革命家鲁迅,更是近墨而不黑,出污泥而不染的典型。这些人保持自己的坚定信念,在墨中洁身自好,不随波逐流,从而成就了伟大事业。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只是一种偏激的说法,虽然这样的事例也有,但是却不是全部人都是这样的。是否“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还要看这个人自身的能力,如果他“近”了“朱”而不去学习,那么他也不会“赤”;如果他“近”了“墨”而不染恶习,反而去帮助“墨”,那么他们两个人都会变“赤”。

其实“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读多了也会觉得不通。一个坏人和一个好人在一起,那么这两个人都会变成好人还是坏人呢?若是前者,那岂不是全天下人都会变成好人?若是后者,那岂不是全天下人都会变成坏人?

比如说警察,他们每天都和小偷、盗贼打交道,难道每个警察都会变成小偷、盗贼吗?再说那些小偷、盗贼,他们每天都和警察打交道,难道每个小偷都能变成像警察一样的好人吗?

“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万事都不会有绝对性,再肯定的事实也有可能被扭曲,还是说“近朱者未必赤,近墨者未必黑”的好!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中国古代奉为经典的一句家喻户晓的话,此语出自晋朝傅玄,意思是:靠近朱砂的,就会变红,靠近墨汁的,就会变黑,比喻近好人,则变好,近坏人,则变坏。然而我方浅薄之辈对于这句话及其寓意却有颇多疑点,认真分析,着实不敢恭维。

首先,在诸多古典名言与典故中,就有诸多与此矛盾的观点和事实。北宋周敦颐就说过,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莲花近淤泥之朱,而没有变赤,近清涟之墨,而没有变黑,此其一。其次又有人说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江山的归属,可以轻易的被铁骑

改变,但是人的本性却很难被外界的朱黑所更换。再者,阅读三国志,就会知道,蜀国灭亡的因素之一,是由于阿斗天性昏庸无能、奢侈无度。而蜀汉之所以没有速亡于魏,是因为玄德苦心创业,诸葛亮、姜维多年来忧劳国事,辛勤北伐,朝野上下,莫不尽心尽力,匡扶汉室。阿斗为刘备之子;亲近诸葛,谓之相父;依靠朝臣,视之如臂膀;从小到大受到他们的才学教诲与思想传播。但阿斗却没有受到他们哪怕一点点的感化,仍然昏庸奢侈如故,以至亡国,亡国后,还落下个“乐不思蜀”的事件,成为历史的讥笑物。这都证明了我们对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怀疑、不敢恭维的正确性,因而我方大胆的提出“近朱者未必赤,近墨者亦未必黑”。

马克思主义哲学唯物辩证法直接证明了我方的观点,它明确指出:内因是事物发展变化的根源,而外因只是条件,外因只能在内因的基础上起作用。朱砂、墨汁,只是一个事物发展变化的外因,它们要想使事物近其者变赤、变黑,还需要看内因,即事物的本质同不同意。将布匹浸入朱砂或者墨汁,那么,布匹必然会染成赤、黑,但倘若将本来不能染色的物质以同样的方法近朱砂和墨汁,它们会变颜色么?当然不会。物皆如此,何况人乎?一个生性败劣不知悔改的社会渣滓,和一群文人墨客在一起;一个饱读诗书意志坚定的著名学者,和一群庸俗白丁在一起,他们能否变赤或者黑,可想而知。如此思考,就会大彻大悟,原来,晋人傅玄笼统的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则是完全片面与荒谬的!

无论引经据典,还是缜密思考,“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都是说不通的。是故,我方坚持观点,“近朱者未必赤,近墨者亦未必黑”。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内因决定外因”(联系是双向互动的。没有谁决定谁,这个观点机械决定,错误明显)

如果近朱者赤,又怎么会有清华学子刘海洋的硫酸泼熊事件;如果近墨者黑,又怎么解释莲“出淤泥而不染”。

鄙人认为,朱和墨就好比好与坏的客观环境,红与黑又有如个人的成才与否。个人的成才与否,环境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在于个人本身素质、才能的高低。

所以我认为,近朱者未必赤,近墨者未必黑。

环境的确可以影响一个人,但是对方辩友,你要明白首先不是环境影响一个人,大多数时候都是人影响环境,不是吗?如果你生活在“墨”中,而你却是“朱”,那么到底是你影响了“朱”还是被“朱”影响那就不得而知了

大家都知道“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为什么?那是因为莲花的气质不为淤泥所动,没准莲花下的淤泥还很高贵哟!

一个人如果出生到死亡一直生活在“墨”中 那他可能会有别的“颜色”吗?

那我就奇怪了,按照对方的逻辑,一个人如果出生到死亡一直生活在“朱”中 那他就不可能会有别的“颜色”吗?如果那样的话,为什么还会有默?所谓的突变?相信不是吧?

又或者反方可以认为社会原本就是默的多(性恶论)?既然那样的话又何来朱?

可见,近默者未必黑!再拿当前的实际做例子,所谓的“卧底”是黑吗?所谓的“线人”是黑吗?他们的付出相比之下不更是“朱”吗?

我想做个假设,如果某天很不碰巧,你要和一个品德不是很高的人一起工作,那么按照对方的说法我们是不是就要说对方您肯定会变坏吗?相信对方辩友的道德并不会有任何下滑的嫌疑吧?

自古以来,名驯"近墨者黑",这个已不为新奇,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现在社会的腐败风气中,变的迂腐不堪,正所谓,社会在变,人也在变,人熔于社会可谓"近墨",也确实使人变了.

我认为进墨着未必黑,我们不能因为一只老鼠坏了一锅汤,因为社会中有一个坏人,就说全社会都是坏人,那好人启不是很冤.

近朱者赤,这说明了环境对人的影响,有形的也有无形的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人的性格,他所做的事,他的思想都是自己决定的,一个丑陋的人,就算再怎么装扮都掩盖不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东施效颦"就是这样,一个人应活出自我,不应该人云亦云的.

古人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老师、家长也常常以此古训来教育我们,但我却对此提出了质疑。

近朱者真的赤,近墨者真的黑吗?这或许只代表了一种人,那就是自控能力特别差的人。如果一个人真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那我真为他感到悲哀,因为他做人太失败了,没有头脑,没有立场,很容易就受到他人的影响。

“近朱者赤”,人人都这样吗?就拿我身边的事例来说吧。我们学校最近开除了几名初一的学生,其中一名是我的小学同学。按理说,我的这位同学在小学受到的教育是良好的,因为我们学校管理较严格,班主任是一位尽职的老师,班风也很正。而现在我们就读的中学,更是重庆一流的好学校。这里,有着良好的学习风气、高素质的老师、勤奋努力的同学,但他为什么不接受这些良好影响呢?还一天到晚不好好学习,经常打架逃课,以至于最后被学校开除。不是“近朱者赤”吗?

“近墨者黑”也是人人如此吗?还是拿我们外语校的事例来说吧。在初一几个非正取班中,没有一个人在入学考试中进入了前80名,大部分同学的成绩都不是太好,但在上学期的

期末考试中,十班就有一名同学进入了年级前10名。按道理说,他们非正取班班风不如那些正取班,成绩也要差一些,但这位同学为什么没有受到那些不良影响呢?不是“近墨者黑”吗?

在我们的身边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例子,是否“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其实归根结底,原因还是在于我们本身,当然不排除环境对我们是有一定影响的。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作为一个客观事实,是事物发展的理论。所谓“近朱者未必赤”则是主观能动性对于客观理论的改变,社会的发展伴随着人类改变事物的轨道前进。但是,所有的主观想法都是在客观规律的基础上进行的。也就是说作为客观存在的,不管人类承认与否,它都是存在的。虽然会被改变,但是一旦失去主观附加的约束力,它还会继续原来的规律存在、发展下去。

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一个客观规律,所以,它的性质是不会因为谁想改变它而发生本质的变化的。也就是说“近朱者一定赤,近墨者一定黑”。

我觉得这个比较适合作为四辩的总结。

小偷和警察是因为互相都没有真正的进到对方的组织当中,一个警察如果作为卧底生活了一段时间,他在行动上,思想上已经是一个小偷的模式了。即使他做了违法的事,也会因为是执行公务而被法律沉默对待。反之,小偷也是一样,他会因为思想里的正义感和荣辱观对自己违法的行为尽兴深思。

所以,作为高等智商的人,如果不是依靠自己的思想控制的话,依然还是会被客观给同化的。

无论引经据典,还是缜密思考,“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都是说不通的。是故,我方坚持观点,“近朱者未必赤,近墨者亦未必黑”。

古语有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不禁让人产生疑问;这些变赤变黑的都是什么样的人?会是高风亮节,立志报国的人吗?会是志在千里,矢志不渝的人吗?又会是坚持本心,超凡脱俗的人吗?当然都不会是!

从古至今,近墨而黑者有之,而近墨不黑者也不乏其人。汉代的李陵、苏武,同是汉官,面对匈奴的高官厚禄的利诱,李陵动摇了,最终身败名裂;苏武坚贞不屈,宁肯茹毛饮血,誓死不同流合污,从而流芳千古。在近代,我国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学家、革命家鲁迅,更是近墨而不黑,出污泥而不染的典型。这些人保持自己的坚定信念,在墨中洁身自好,不随波逐流,从而成就了伟大事业。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只是一种偏激的说法,虽然这样的事例也有,但是却不是全部人都是这样的。是否“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还要看这个人自身的能力,如果他“近”了“朱”而不去学习,那么他也不会“赤”;如果他“近”了“墨”而不染恶习,反而去帮助“墨”,那么他们两个人都会变“赤”。

其实“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读多了也会觉得不通。一个坏人和一个好人在一起,那么这两个人都会变成好人还是坏人呢?若是前者,那岂不是全天下人都会变成好人?若是后者,那岂不是全天下人都会变成坏人?

满塘污泥,黑否?黑!然而莲花却“濯清涟而不妖”,“出污泥而不染”;“乌鹊燕雀巢堂坛兮的楚国”,黑否?黑!然而屈原却“嚼然泥而不滓”,“举世混浊而我独清”;“文官爱钱,武官怕死”的封建王朝,黑否?黑!然而于谦却“两袖清风朝天去”,“留得清白在人间”;“只有门前的两个石狮子是干净的”的贾府,黑否?黑!然而林黛玉却在“风刀霜剑严相逼”中,“质本清来还洁去”!试想,如果真的近墨必黑,那么从“声波满堂”中,就不会站起一个“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民族英雄;在锦衣玉食中,就不会走出一个“为国牺牲敢惜身”的巾帼女侠;从封建营垒中,就不会杀出一个高举海陆丰暴动大旗的彭湃;在香风弥漫的南京路上,就不会屹立着一个糖弹不倒的好八连!因此我说:

诚然,我国有过孟母三迁的教子佳话,有过“一傅众咻”的睿智寓言,也有过“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的醒世名句,对于它们所强调的环境,即外因对人成长中的影响,我们丝毫也不怀疑。但,在看到事物变化的客观原因的同时,我们还要看到事物变化的主观原因。要知道,外因只是事物变化的条件,而内因才是变化的依据!正如毛泽东所言:“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事物的外部,而是在事物的内部。”因为人有思想,有主见,有自制力。他懂得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假丑恶。他会自觉地用正义去驱除邪恶,用道德去抵御淫邪,用信仰去战胜诱惑。这也是地下工作者为什么近墨不黑,扫黄者为什么近黄不黄的原因之所在。据此我要再一次说:

目前,国门大开,资产阶级的先进技术被引进了,资产阶级的腐朽思想也随着乘机而入了。我们大可不必对此大惊小怪,大可不必因此对改革深恶痛绝,也大可不必因此而要重新关闭国门。是近墨不黑,还是近墨即黑,这是时代摆在面前的第一个考验!只要有自我净化的本领,只要有坚定的立场与信念,什么“黄货”泛起,什么拜金主义,我们统统不怕,因为我们知道:近墨者未必黑!


分享链接 : http://www.zuowen800.com/3037448867341726/


本文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