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感谢老师的作文 >

新思 ┊ 学术越来越八股,大学教师不贫困才怪

时间:2017-02-27 16:02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在某微信大众号上刊载过学者许锡良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假如再不好好工作,就把你们扔到大学里去当教授》。

  许锡良的那篇文章最早发表于2012年,数据来自一位中学校长,说广东一所中学的一级教师年薪15万元,高等教师年薪20万元以上,而且是税后收入。许锡良晒出自己的工资单,一个月税后只有3000元左右。还有一些费用要扣除,不是最后落袋的数额。中学校长说要回去给员工讲:“如果你们以后不当真工作,就把你们扔到大学里去当教授。”

  许锡良说本人工资只有两三千元,似乎的确比较低,不知道这几年有没有增长。很多大学教学的工资不是这个数。北大、清华的二级教授估计年薪四五十万元没问题,四级教授估量也有二三十万元。不外,许锡良的确反应了一部分高校的现实。他以为,扩招让大学负债许多,老师待遇越来越低,有行政职务的人掌握了资源,有项目标教授大多带有行政职务。

  不过,穷困教授不一定是政府政策的成果,而且未必能够通过政府政策就能解决。

  现在在许多大学,从专业秩序角度来说,越来越封闭。首先,上课沿用教科书的套路,教科书是死的知识,适合于考试,著名词说明、选择题、是非题、简答题、问答题,都很好,但考完就忘,在实际工作中啥也用不上。很少有人工作了还抱个教科书来查的。

  其次,有些社科类学者的学术贡献,往往在于各种文献梳理,然后追求实践框架的优美、精细,现在很多还需要数学模型,加一大堆没啥关联的面板数据,最后得出一些结论和不痛不痒的政策提议。无论是专著,还是论文,都有其专业格局,越来越八股化,如果不八股化,可能同行评议就已经让你out了。职员管理也是越来越“工分化”、数字化,工作内容不再重要,学术贡献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发表在什么刊物上,有几篇。这有点像从前的生产队,不看你的产品德量,只看产品数目。

  这样的专业秩序越来越封闭,越来越无趣,课题的治理和竞争也越来越封闭,结果越来越所谓“学术”化。教授天然成了“贫困教授”。而且,贫困教授不仅收入低,在思维上也贫困。学术已经变成了发表论文期刊和篇数的计数器,更为良性的评估已不再起作用。

  既然良性的评估不再起作用,学术还会被挤出市场秩序。在市场秩序中,商学院备受重视,在商学院里,可以学到很多工作所需要的课程。很多学者在商学院反而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通过网络技巧,他们上一次课,录下来,就可以在网上让很多人去付费听课。

  如果学术秩序日益封锁,就成了官僚秩序的一部分:完成工分化的教学和科研工作量,完成政府支配的课题申请,申请到课题比完成课题质量自身还重要;依照行政级别和任务完成量来取得报酬。在这样的秩序里,教授当然会很贫穷,不仅是收入意义上的,仍是“面子”意义上的。

  贫苦教授要想不贫困,首先要在心灵秩序上让自己高尚起来。发达的专业秩序,要有高度发达的原始秩序,也要有高度发达的以权力为纽带的规矩,从而形成与政治秩序、政府秩序、市场秩序和社会秩序良好的对接。只有这样,教授才不会在经济上贫困,从而作出实真实在的奉献。

  内容起源:中青评论

  微刊发布:每周日晚发布最新一期《微享周刊》,敬请留心微信提示。

  查阅往期:回复对应期号(阿拉伯数字)即可获取相应微刊。如输入数字【153】,将会收到第153期的内容。

上一篇:英语高效学习方法(学习法分享)
下一篇:中集登机桥在北京及南美智利同时期斩获过亿订单

友情链接